• <th id="a0tup"><noscript id="a0tup"><em id="a0tup"></em></noscript></th>

    1. <center id="a0tup"><table id="a0tup"></table></center>
    2. 世界杯决赛记者手记:烟花易冷 盛事难分

      2014年07月15日10:58  南方日报 收藏本文

        天气预报里连续四天阴雨的里约,突然在决赛这一天晴朗得令人难以相信。马拉卡纳球场环形穹庐里的天空,在120分钟的激战里,从蔚蓝一直变得漆黑,然后在最后一刻被漫天的烟火照亮得格外灿烂。

        30天,64场比赛,不以点球大战分出胜负的决赛,一个最完美的结束。盛宴之后,是欢笑与泪水。再然后,足球暂时走出人们的生活,一切归于平静。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决赛在里约当地时间下午4时举行。但实际上,这座城市已经为之酝酿了数日甚至更久的时间。

        里约在决赛之前被阿根廷人攻占。新闻报道说有10万阿根廷人进驻里约,但实际上的观感,要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对于东道主来说,这是个尴尬的现实。

        在科巴卡巴纳海滩边的国际足联球迷观赛点周围的道路上,到处停满了阿根廷人开来的车辆。他们在大马路边生火露营,用易拉罐自制酒精炉,架上烤肉夹,支开带来的桌椅,享受这种在别处的生活。

        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进场看比赛,也有年轻的大学生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坐两天两夜的大巴来到里约,然后在街头露宿两晚,一个星期的旅程花在路上的时间有四天。但他们只是想在沙滩上看看大屏幕的转播,“然后离自己的球队能够更近一些”。

        街上的黄色(巴西队球衣)被球队接踵而至的两场失败,打得几乎难觅踪迹。只是偶尔有路过的路人,穿着盗版的巴西队球衣经过,但他们说的明显是英语。那些是用球衣来当做护身符的游客。

        到处都是阿根廷的蓝白色,在他们身上的球衣上,在他们头顶的花环上,在他们脸上的油彩上,在他们身上披的国旗上……间或有黑白相间的德国球迷经过,但很快就被淹没在蓝白色的海洋里。

        也有不死心的阿根廷球迷过来问挂着证件的记者。他们指着证件说,“能不能用这个带我进场?”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但遭到拒绝的他们似乎一点也不失望。

        和有巴西队参加的比赛时万人空巷、门窗紧锁不一样,里约在这一天显得更加繁忙和拥挤。从科巴卡巴纳海滩边的加利福尼亚奥松酒店坐媒体班车去马拉卡纳球场,原本只需要10几分钟的时间,但最终活生生堵成了1个半小时,好像所有车都在拼命向着同一个方向挤。

        当班车终于接近了马拉卡纳球场,因为球场附近的封锁而变得突然顺畅。远远看见球场外高台上竖起的大力神金杯复制雕塑,突然感觉到了世界杯决赛近在眼前。

        斑驳的球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球场里,阿根廷人仍然是主角。他们占据了看台的大多数空间,开场时把国歌唱得很嘹亮。但球场上,很明显德国人才是主角。

        最让阿根廷人悲伤的,不是输掉比赛,而是因为曾经看到希望。说来也巧,记者这届现场看过的比赛里,阿根廷队就占到三场。但不管是在贝洛奥里藏特拿下伊朗,还是在圣保罗击败瑞士,阿根廷队都没有像在这场比赛一样,在门前显示出这样的进攻能力。

        阿根廷人的歌谣拿巴西人取乐,但他们的表现其实很相近。巴西走到四强,阿根廷进入决赛,都是意外和惊喜。

        看台上传来很多次叹息,阿根廷球迷目睹了伊瓜因、帕拉西奥和梅西是怎样错过进球的机会。每次阿根廷有进攻,旁边看台上都会传来齐刷刷的板凳撞击的声音——他们站起来使劲往远端的球门看,但始终没能盼来一粒进球。

        在困境之中,他们还是唱起“梅西之歌”,希望他能够挺身而出再一次拯救球队。

        迟迟没有进球让现场变得很沉闷,点球大战将会是最乏味的一种决出世界杯冠军归属的方式。突然格策把球送进球网,一下子就点燃了现场。

        替补席上的德国球员使劲往场里冲,似乎剩下的7分钟比赛他们已经不打算让对手再开球进行比赛。当梅西最后一次主罚任意球将球打飞,他涨得通红的脸和眼中失望的神情,通过现场的大屏幕清晰地映入了每一个人的眼帘。

        即使从看台上那么远的距离,梅西的失望也清晰地传达到了每一个现场的人的眼中。拿到金球,并没有让他的脸上有一丝的笑容。

        突然在球场里只剩下了德国人的声音。接下来是德国队球员和现场球迷互动的时间,勒夫在旁边看着弟子们开心地庆祝,他一开始走过去想加入,但走到一半又停下来,然后和身边的人一一拥抱。

        在漫天飞扬的金箔中举起金杯之后,德国球员在马拉卡纳球场里玩了好一阵子,波多尔斯基甚至和儿子玩起了点球游戏,而负责空中摄像的飞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夹起了一面德国国旗,在空中来回盘旋了好几圈。

        这个时候,阿根廷球迷已经静悄悄地退场了。往常这个时候,他们会留下来把一首相同的歌唱上好多好多遍。

        听青春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 不肯下笔都太狠

        因为德国队的夺冠,这个晚上的里约显得安静了不少。如果阿根廷人拿到了最后的冠军,可以想象他们会喝上一整晚的啤酒,大闹一个晚上。

        散场之后,偶尔有阿根廷球迷和德国球迷在电视媒体的采访镜头前发生小的冲突,但总的来说,大家似乎都像是心满意足地欣赏完一场音乐会或是其它的表演,高雅地离开现场。最活跃的反而是巴西球迷,他们刚刚在总统罗塞夫给德国队颁奖时送上了全场最大的嘘声。

        回到科巴卡巴纳海滩的过程比想象中更加顺利。夜色里,似乎一下子到处变得都是德国人,也不是阿根廷人突然变得少了,而是球队失败让他们变得安静,而之前透支的体力也突然一下子转化成为疲惫,狠狠地袭来。

        在路边停放的阿根廷牌照的汽车边,大部分阿根廷人在打包行李,有人在车顶或者尾箱里睡觉。

        但这种沮丧也不是伴随始终,后来一群年轻人一样唱着歌在马路向前走。一场比赛的失利,显然不会成为他们生活的全部。就像巴西队再一次在本土举行的世界杯中失利,也并没有成为这个国家的灾难一样。如今人们的生活已经不再如此简单。

        这个晚上最令人动容的一个瞬间,来自在烤肉店里吃饭的五个德国人。这群看上去已经四五十岁的德国中年人们,突然一起唱起了“超级德国、超级德国”的歌,像是老男孩又重新找回了青春。

        可不是吗,上一次德国队夺冠,他们正值年少时。

        南方报业特派记者 朱小龙 发自巴西

      新浪体育世界杯客户端

      下载世界杯手机客户端,随时随地了解更多新闻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猜你喜欢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一级A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