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a0tup"><noscript id="a0tup"><em id="a0tup"></em></noscript></th>

    1. <center id="a0tup"><table id="a0tup"></table></center>
    2. 巴西世界杯“转籍”最多 5个巴西“叛将”小组出局

      2014年07月14日11:40  东方体育日报 收藏本文

        本版撰稿 特约记者 王云

        5个巴西“叛将”全部小组出局

        先从东道主巴西说起。本届赛事巴西共有5名“叛徒”,西班牙神锋迭戈·科斯塔、葡萄牙武僧佩佩、克罗地亚球员爱德华多、萨米尔,意大利中场蒂亚戈·莫塔。既奇怪又有趣,这5人全部在小组赛被淘汰,看来巴西血统是他们的魔咒,巴西不欢迎叛将。佩佩不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不算新闻(2007年拿到葡萄牙护照),5人中最大牌最有争议的要数迭戈·科斯塔。外星人罗纳尔多对外表示:“他的问题存在很多版本,事实没人清楚。斯科拉里跟我说,找过他,但他拒绝。球员却说没这回事。”迭戈·科斯塔对巴西媒体表示:“我自认是巴西人,我流着巴西的血。可斯科拉里从未正眼看我,唯一跟我有联系的国家队教练是博斯克,还请我吃饭,述说对我的重视,希望我能为西班牙出战。如果你们说我是叛徒,那也该怪罪斯科拉里。”

        蒂亚戈·莫塔同为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也是意大利历史上第四位出征世界杯的巴西转籍球员。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拉齐奥前锋瓜里希,1934年意大利第一座大力神杯成员,只在首战美国出场一次。随后两位是阿尔塔菲尼和索尔玛尼,参加1962年世界杯。

        蒂亚戈·莫塔生在圣保罗附近的贝尔纳多区,也是葡萄牙前国脚德科的故乡,因母亲的威尼托区血统拥有意大利护照。蒂亚戈·莫塔代表巴西U21和U23出战过,参加了中北美及加勒比金杯赛是麦孔、卡卡、迭戈等人的队友。“年少时我效力巴西少年队,但我从没有过进巴西一线队的念头。我知道这是所有巴西孩童的梦想,毕生心愿,可惜对不起,我不在这个行列。我很早被巴塞罗那购买培养,我没把自己当巴西人看,自认是生在巴西的意大利人。加盟意大利才是我人生的最优选择。完成对我职业和人格塑造的是意大利,跟巴西没关系。”千方百计撇清和巴西的关系,为自己不受重视找台阶。

        德国输出与输入同样多 瑞士堪称国际纵队

        和比利时一样,瑞士能够在欧洲足坛占据一席之地也得益于“移民球员”相助。瑞士是欧洲第一移民大国,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前南斯拉夫地区局势不稳,大量人口迁至瑞士定居。从2004年参加欧锦赛开始,瑞士队“移民球员”的数量增多。在与阿根廷队的淘汰赛中,瑞士出场的14名球员中多达12人具有移民背景,只有后卫利希施泰纳和沙尔是地地道道的瑞士人。瑞士队的“移民球员”具有智利、西班牙、意大利、土耳其、科特迪瓦、波黑等国血统。头号球星、拜仁的沙奇里和那不勒斯中场贝赫拉米都是科索沃人,躲避战乱逃到瑞士。

        美国队不仅教练是德国人,阵中还有4名球员出生于德国:布鲁克斯、钱德勒、J·琼斯和法比安·约翰逊。出生于美国的格林则在2岁时,全家搬迁到德国,也算德国背景。其中钱德勒的父亲是出生在纽约的美国黑人,在柏林从军时与身为德国人的母亲相识生下他,但很快他们就分手,钱德勒一直随母亲在德国成长。约翰逊的父亲是当时在德国打球的美国篮球运动员,妈妈是美德混血。布鲁克斯则是芝加哥的一位美国商人在柏林留下的子嗣,自幼一直在赫塔梯队效力,直到去年7月,才被克林斯曼挖到美国队。

        本世纪前,德国队一直都是本土球员组成。直到1995年欧洲仲裁法庭废除欧洲俱乐部球员国籍的限制,德国足协对待移民背景球员的态度才逐渐发生变化。2000年,德国完成对国籍法的修改,在德出生的非德籍人员的子女可以有条件地加入德国籍。从2006年世界杯起,德国队中的“移民球员”也开始多起来,当时有波多尔斯基、克洛泽、奥东科和阿萨莫阿等。2010年世界杯,“移民球员”更是占据了德国队主力阵容的半壁江山,为德国队获得季军立下大功。本届世界杯,德国队中“移民”的数量虽有减少,但仍有博阿滕、穆斯塔菲、赫迪拉、厄齐尔、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等人。厄齐尔的父亲是土耳其人,赫迪拉的父亲出生在突尼斯,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生在波兰,博阿滕父亲是加纳人,穆斯塔菲父母都是马其顿人。荷兰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场德容、斯旺西和门将沃尔姆的原籍都在苏里南,后卫布鲁诺·马丁斯出生在葡萄牙,中场乔纳森·古兹曼的父亲在牙买加出生。连英格兰队都开始打“移民球员”的主意了,随英格兰队征战本届世界杯的小将斯特林就出生于牙买加。

        比利时VS阿尔及利亚 非洲和欧洲的倒转

        两个很具代表性的球队被分在这届同组,首轮较量,是比利时和阿尔及利亚。比利时一半是非洲后裔,阿尔及利亚则更像欧洲球队,确切说是“法国二队”。两个球队正好大洲颠倒。阿尔及利亚阵中23人有16人出生在法国,其中8人代表法国至少一个年龄段青少年队打过比赛,他们是塔伊德、吴拉姆、耶卜达、卜拉希米、三号门将姆博利、迈贾尼、本·塔利布、费古利,此8人全部在欧洲踢球。阿尔及利亚23个国脚19人在欧洲踢球,只有2人效力本国联赛,另外2人1个在突尼斯1个在卡塔尔。阿尔及利亚裔最著名的国际球星是齐达内,随后,纳斯里和本泽马,他们均在公开场合郑重表态,为自己的血统感到自豪。本泽马说:“我爱法国,可我的家乡是阿尔及利亚。没人可以逼迫我唱《马赛曲》。”效力国米的中场塔伊德表示:“法国培养了我不假,我感谢,但我的心只为阿尔及利亚跳动。”塔伊德的母亲是阿尔及利亚人,父亲是突尼斯人,他的哥哥选择了突尼斯国籍。齐达内的年代,国际足联尚不允许球员因家族血缘改换国籍,此规则2004年才生效。若推前20年,我们不会看到1998年齐祖的世界冠军了。新规则第一个吃螃蟹的球员是国米青训营推出的Yahia,曾代表阿尔及利亚征战奥运会资格赛。

        号称“北非之狐”的阿尔及利亚缘何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他们反对法国殖民统治的国家解放游击战持续到1958年临时政府成立,那一年世界杯前,法国踢不上球的Zitouni和Mekloufi两人跑到阿尔及利亚,成立“自由国家前线队”,召集朋友和志愿者率队打了50多场友谊赛,直到1962年阿尔及利亚宣布独立脱离法国管辖。可以说,阿尔及利亚的足球队先于这个国家的政权出现。阿尔及利亚的各项体育进入职业化也才4年,而足球队已经连续两届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当然有赖于90%以上在境外得到培养的球员,他们成型后再回过头来选择阿尔及利亚国家队。原因很多,家庭的、宗教的、在法国竞争残酷难以出头。今天,法国境内400万人是阿尔及利亚后裔,至少一半拥有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两国护照。如果此次世界杯成绩骄人,未来会有更多法国苗子为“北非之狐”出战。

        比利时若非借助移民后裔,不可能呈现今日黄金一代。曾经,“移民球员”只有来自非洲的姆蓬扎兄弟,如今半个球队都和非洲特别是刚果有关,比利时一直不愿承认他们对刚果的殖民统治,但难掩事实。我们熟悉的孔帕尼、范比滕、费莱尼、维特塞尔、米拉拉斯、德布劳内、沙兹利、奥里吉、卢卡库都有移民背景。“孔帕尼”这个姓氏就是矿工阵营里一个常见的姓。

        阵中还有个国际浪子,效力曼联的中场新人贾努扎伊,现年19岁。他的趣味之处就在,可选择多个国籍。他生在布鲁塞尔,拥有比利时护照。他父母身体里流着阿尔巴尼亚的血液,他也可进入阿尔巴尼亚。年少时定居英国,2018年能进入不列颠国籍。祖父辈有土耳其血统,还能进土耳其。贾努扎伊身世复杂,比利时少年队早就向他发出邀请遭拒,他回答:除非让我踢世界杯,否则不加盟。

      新浪体育世界杯客户端

      下载世界杯手机客户端,随时随地了解更多新闻

      IOS版本 Android版本

      猜你喜欢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一级A片地址